(正午,烈日當頭。快遞員羅命華正給客戶打電話銜接,經過一個上午的奔波,他已顯出疲態,兩個眼睛曬得有點睜不開。)
  
  (對於一些不願意出門的業主,羅命華耐心的送貨上門。)
  
  (送完奧林匹克花園小區的包裹,羅命華將一瓶礦泉水一飲而盡。)
  編者按:烘烤,長沙的夏性格。7月18日入伏以來,長沙進入“愛你一世”(2014)的烘烤模式,最高溫度直逼45℃。長沙人怎麼應對這樣的“烤驗”?讓我們一起回憶孩童時的純真兒歌,《我的好媽媽》中唱道“媽媽媽媽快坐下,請喝一杯茶”;或者回想井岡山上的澎湃歲月,《請茶歌》里唱道“同志哥,請喝一杯茶呀”。烤驗長沙,讓我們一起對因各種理由依然在熱浪中奔波的朋友說——請喝一杯茶!
  紅網長沙7月23日訊(記者 肖懿)長沙已經進入一年當中最熱的時段,今天長沙最高氣溫將近40攝氏度。中午1點,快遞員羅命華站在天心區奧林匹克花園小區5棟樓下,給12樓的一戶居民打電話,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流下。
  在我們的身邊,忙碌著這樣一群人。無論颳風下雨,只要一個電話,他們就會幫您把一份份從天南海北的包裹及時送到您的面前,他們腳步匆匆,穿梭在高樓大廈間,奔跑在居民樓道里……對於這個城市的大街小巷,他們甚至比的士司機還要熟悉,他們就是快遞員。
  中午時分,太陽火辣,對於羅命華來說卻是送包裹的“最佳”時候。“這個時候效率高,客戶基本上都在家吃飯,一送一個準,減少了包裹的退回率,這無疑就是節省了時間和體力。”羅命華看出了記者的對這個“最佳”時候的不理解。
  “你幫我送上來咯,天氣這麼熱,我懶得下去了,而且還怕曬黑,麻煩了。”面對12樓張女士的請求,作為男人的羅命華也不好意思拒絕,只好冒著酷暑把十幾斤的包裹送到了12樓。“這種情況我們倒是可以理解,女孩子怕曬嘛,而且口氣也還好。”羅命華笑著說,自己以前也很白,兩年下來也曬黑了。
  這個奧林匹克花園小區,羅命華的公司就換了4個人跑,大部門同事認為這個小區大,物業不好打交道,包裹送得累,都紛紛接手其他的小區去了,只有羅命華一直堅持著,
  “就怕的是,一份貨要送幾次,有電梯的還好,如果要跑樓梯,那就很慘了。”而這樣的麻煩他沒少遇到,因此對於某些小區,他有了屬於自己的方式方法,小區大樓下的門衛都會同意代簽包裹的。
  記者註意到,無論是小區門口的執勤保安,還是管理停車的工作人員,羅命華都會主動上前打招呼,他們看到羅命華也都會自然的放行。
  把車一停,羅命華便匆匆上樓送快遞,而車子與車上的物品全都無須擔心。“放心,這裡沒人拿的。”
  羅命華說,快遞員除了靠腿、靠手,還要依賴一張嘴。“嘴巴甜總沒錯的,多說幾句大叔好、阿姨好,幾次下來人家就會對我很關照了。”車上的包裹被偷是快遞員最擔心的事情,但是扛著這麼多的包裹去送快遞也是不現實的。因此跟門衛保安混熟了,做起事來也就方便多了。說完,他把剛灌滿的一瓶礦泉水一口氣喝完。  (原標題:烤驗長沙【快遞員羅命華】:暴熱中午是送貨好時機)
創作者介紹

套裝

pe51pebhc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